贵州快3一定牛 > 女生频道 > 名门女帝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绑了
    道士舞剑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收式。

    仙姿道骨立在赵瑜面前,道:“启禀公主,经过贫道做法,贫道已经看出,宫中近日来有邪魅作祟,这邪魅乃狐妖妲己转世?!?br />
    此言一出,顿时惹得一众妃嫔议论声声。

    “妲己转世?我的天,该不会是……”

    “嘘……别乱说,怎么能是婠贵人呢!”

    “怎么就不是,咱们这些人,只有她来历不明,我看十有八九就是她?!?br />
    “我看也是,自从她来了,陛下就再没有去过咱们那里,她纵是小日子来了,陛下不也在她这里,我说呢,她一个民间野妇,哪来的这么大魅力,原是狐妖?!?br />
    “天啊,太可怕了,我先前还吃过她送的点心,那点心该不会是人肉做的吧?!?br />
    一时间,议论纷纷。

    道士昂首,眼底闪着高深莫测的光,一副世外仙人的样子。

    等着议论声抵达一个小高潮,道士再次张口:“贫道已经查明,该邪祟,虽然妖力颇重,但是,好在她进宫时间不长,妖气晕染不算严重,唯一侵害的,便是素日与她接触时间最长的人?!?br />
    “天!那便必是她无疑了!她就是去年选秀新进宫,平日接触最多……可不就是陛下,可怜陛下,遭此横祸!”

    “可贤妃和裕太妃作何解释!”

    “她进宫以来,裕太妃特意召她去说过话的,你们忘了?”

    “贤妃也是啊,平日很关照她的,当时还是贤妃先提出留下她,她才得以机会见了陛下?!?br />
    ……

    道士在众人议论声中,又道:“此邪祟应是住在宫中西北方向,属羊,命里为土却一朝凭借狐媚之术翻身?!?br />
    这话,就差直说名字了。

    赵瑜抿唇一笑,“道长法术如此高超,可有破解挽救之法?”

    听闻赵瑜如是说,几个妃嫔相视一眼。

    原本,她们还担心公主不信这一套,想了无数托词,没想到,不用她们开口,公主倒是主动问了。

    倒是省去她们一番麻烦,也免得让人生疑。

    赵瑜语落,那道长道:“破解之法,自然是有的,只要将其捉住,将其带其腹中妖孽一起斩杀火烧便可?!?br />
    赵瑜挑眉,“腹中妖孽?”

    道士捋着胡须道:“贫道算出,此邪祟身怀有孕,但是腹中胎儿并非常人,乃邪祟狐妖,要想彻底劫杀,必须火烧?!?br />
    “在宫中火烧?”赵瑜冷着声音问。

    宫中火烧~~~

    虽说是杀妖孽,可也断断不能在宫中烧。

    一旦宫中开明火烧,消息定然如风吹野草一般,飞快的传遍京都。

    陛下遭此横祸,乃邪祟之过。

    若是如此,置陛下颜面于何处,又把皇家颜面置于何处!

    那几个联手请道士的妃嫔,顿时彼此相视一眼。

    糟了……忘了叮嘱他了。

    手心浸出一层密汗,也不敢提醒一句。

    赵瑜语落,那道长正要说话,眼角余光瞥见金主的脸色,顿时心里咯噔一声。

    怎么回事,怎么她脸色这么重,难道这个问题有坑?

    道士立刻打起精神,又把赵瑜的问题琢磨了一遍。

    赵瑜也不急,只耐着性子等他,但是等待时候,王幼仪碎步走来,弯腰俯身,在赵瑜耳边轻言几句。

    赵瑜点头,吩咐了王幼仪一声,王幼仪领命而去。

    底下一众妃嫔,顿时心里多了几分担忧。

    那道长眼角余光朝几位金主扫了扫,朝赵瑜道:“虽是宫中邪魅,可定是不能在宫中动刑,宫中贵人金贵,邪魅被火烧时,必定妖性大发,到时候,只怕要冲撞惊吓到宫中贵人?!?br />
    听他如是说,几个妃嫔松下一口气。

    高人果然就是高人??!

    赵瑜莞尔一笑,“既是如此,不知道长如何安排?”

    道士便道:“此邪魅需要根除,须得在她进宫前的居住地将其彻底火烧,连带她的衣物用品,全部烧掉,免得她将妖魂寄宿在物件上?!?br />
    赵瑜笑道:“既然如此,那本宫就将这邪祟交由道长处置?!?br />
    赵瑜说的如此痛快,让底下一众妃嫔喜不胜收。

    正说话,胡集带着九皇子赵鈺过来。

    赵瑜朝赵鈺招手,“快来,此乃法术高超的道长,能断邪祟除鬼魅?!?br />
    说着话,赵瑜一瞬不瞬的观察赵鈺的脸色。

    这货要真是个借尸还魂的,初来乍到,应该会露出马脚吧~

    赵瑜话音才落,赵鈺嘴皮一哆嗦,小脸白了几分,朝前迈了两步,忽的转头就拔足狂奔。

    凛冽的春风里,跑的那叫一个飞快。

    四岁的孩子,跑出了空前绝后的速度。

    赵瑜眼底神色冷了冷。

    当真是心虚?呵!

    九皇子的突然到来和突然离开,让现场的气氛骤然变得不像方才那样摄人心玄。

    一个妃子咳了一声,向赵瑜道:“公主,当务之急,还是要……”

    不等她语落,赵瑜朝那道士道:“当务之急,还是要除妖降魔,本宫九弟年幼,还望道长莫要怪罪?!?br />
    赵瑜对道长的这个态度,令在座的妃嫔,或意外,或欣喜,或费解,或窃喜。

    道长本人突然收到这样的尊重,更是心里说不出的狂喜,好在他捉鬼的道行如何且不提,装模作样的道行是很高的。

    捋着迎风飞舞的胡须,道长道:“九殿下乃率真性情,仙家自然不会怪罪?!?br />
    赵瑜忍着要翻的白眼,一脸正经的朝道长道:“既然道长所言的狐妖确有其事,本宫也根据道长所述,找到了罪魁祸首,婠贵人,你还不认罪!”

    赵瑜忽然起声,让私下妃嫔一愣。

    哪有婠贵人!

    只是众人顺着赵瑜的目光望去,这才惊觉,就在刚才九殿下跑走的地方,立着两个人。

    一个王幼仪,她身边,立着一个女子。

    身怀六甲,手脚被绳索捆缚,头上带了一顶围帽。

    俨然就是婠贵人。

    看到这样的婠贵人,众人一惊。

    公主也太……心狠手辣了吧!

    虽说大家都盼着婠贵人被处置,但是,这说绑就绑……是不是也太无情了。

    就连陛下,遇到这种情况,怕都要听当事人分辨几句,公主竟是……那将来她们要是谁犯了错,公主也……

    一想到这个,一众妃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