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3一定牛 > 玄幻奇幻 > 超维术士 > 第1442节 爱八卦的西西亚
    是否决定将那扇作为靶锚的门交给时光小偷?

    这其实很简单的选择,因为这个选择的双方,并不会涉及到改变你人生的重大变数。

    就像是一个经典的案例,爱人和血亲同时掉入河里,你会选择救谁?在抛去其他条件,且只能二选一的情况下,无论你选择谁,其实都会为你未来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变数,因为世间很难存在双全法。

    而时光小偷这一次给出的选择,并不是如此。

    你交出靶锚,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变数;可你不交出靶锚,其实基本就等于不做改变。

    在你已经确定时光小偷目的不纯的时候,那么最好的防御方式,就是尽量不要改变现状。

    所以,安格尔的选择不能说绝对的正确,但肯定不会有风险。

    当然,这一次时光小偷给出的选择简单,并不代表未来他就会永远如此。

    桑德斯依旧非常郑重的提醒安格尔,一旦下一次遇到时光小偷,哪怕面对的还是这种简单的选择题,也不要掉以轻心。

    因为时光小偷经?;嵩谡庵盅≡裉庵型诳?,就等着你自己跳进去。

    世间的选择,其实任何情况,任何地方都在发生着。

    答案常常是一念生,一念灭。

    就譬如,此时在中层世界的另一侧。

    刚刚回到寂静岭的法尔加,在沉默了许久后,作出了一个选择:将心中那份对安格尔的执魔,放了下来。

    这不仅仅是因为先前安格尔救了他们一船人,也是因为现实的实力差距。再说,继续这个执念也没必要,安格尔没有将他当做目标,他兀自将对方作为宿敌,其实非??尚?。

    现实需要低头,人生也不需要处处骄傲。

    法尔加放下对安格尔的执念,也是将自己的骄傲放了下来。

    作为法尔加的导师,陶洛士也非??目吹椒ǘ拥母谋?。不过,当他从伊凡巫师口中得知法尔加改变的原因时,却是有些发愣。

    在寂静岭的最顶端。

    一座外观看上去破破烂烂的石砌高塔内,如今寂静岭的执掌者“永寂黑鸦”陶洛士,坐在枯槁的木桌前,布满疤痕的眉头紧紧蹙起。

    他的面前燃烧着一堆熊熊火焰,炽烈的火焰中呈现了一段影像。正是不久前,天空幽灵船在穹顶之上记录到的画面。

    等到影像逐渐消散,在火堆的另一边,伊凡巫师轻声道:“事情就是这样?!?br />
    陶洛士沉吟了许久。

    关于他们的遭遇,可以分为两段来看。最初时,伊莎贝尔师徒和金伯莉夫人“劫”船,这并不令陶洛士感到意外,在伊莎贝尔回归南域的时候,陶洛士就已经知道,只要黑城堡还留在童话镇巫师联盟里,总有一天,天空幽灵船的支配权,黑城堡会重新执掌。

    第二段,则是安格尔晋级正式巫师,甚至还一脚站到了真知之路的面前。包括拯救天空幽灵船的事,也算在这一段。

    陶洛士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其实比起黑城堡重执天空幽灵船更加的震撼。

    对于寿命悠长的巫师而言,陶洛士感觉自己仿佛就是昨天,才看到安格尔在寂静岭被伊莎贝拉镇慑到几乎殒命。

    可没想到转眼间,安格尔就突破了大壁障,成为了正式巫师,而且还踏入了真知门槛?!

    这速度实在有些惊人。

    要知道,陶洛士自己都还在真知大门外徘徊而不知路。

    陶洛士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在不久前,得知安格尔在深渊里搅乱风雨,得知安格尔成为研发院一员……种种事迹,在陶洛士看来,已经是一个个震撼弹了,没想到这场震撼弹的余波,居然还没有结束,并且还延烧到了寂静岭所在的中层世界。

    许久之后,陶洛士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幻魔岛一脉,果然厉害?!?br />
    他的眼神中,不禁露出羡慕之色。桑德斯看人的眼光,一个比一个准,苏弥世才踏入真知不说,安格尔居然在个体实力上,也崭露了头角。

    这样一个天之骄子,没有出现在寂静岭,真的很遗憾。

    不过,陶洛士最近看了很多杂志,里面关于安格尔的经历记载的非常详实。

    如果说陶洛士的遗憾,只是因为一时感慨外。那么等到安格尔晋级巫师的消息传出去后,真正会遗憾的,或许还是白珊瑚浮岛学院。

    陶洛士叹息一声摇摇头,对站在他身边的伊凡巫师道:“虽然天空幽灵船有所损毁,但能与帕特巫师拉上关系,这并不算亏?!?br />
    毕竟,安格尔的潜力十足,而且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真知巫师。若是再加上其研发院一员的身份,他现在去到任何巫师组织,都会给予贵宾对待,哪怕是霜月联盟,也是如此。

    所以,伊凡巫师能与安格尔说上话,保持良好的关系,绝对百利而无一害。

    “帕特巫师刚刚晋级,这一段时间应该会稳定状态,等稳定的差不多以后,或许你可以上门对他表示感谢……”陶洛士道。

    单说安格尔炼金术士的身份,就已经值得去经营这场关系,更遑论这还是一个潜力种子。

    伊凡巫师点头应是。

    陶洛士感慨过后,话题从安格尔,转到了法尔加身上。

    “法尔加这次能放下心中的执魔,也算是一件好事?!碧章迨刻私夥ǘ恿?,过于骄傲,让他变得目下无尘,也成了桎梏他的枷锁。

    伊凡巫师也深以为意的点点头,天空幽灵船回返寂静岭的这段路上,他亲眼见证了法尔加的变化。

    骄傲,不是不好。但将骄傲当做人生的基石,能看到的事情会越发的狭隘。

    法尔加能将骄傲放下,对他并非坏事。

    “对了,法尔加之前在回来的时候告诉我,他应该这两天会去参加新星赛?!币练参资Φ?。

    “距离新星赛初赛报名截止时间也快到了,如今去参加也好?!碧章迨慷倭硕?,顺口唤了一句:“西西亚,你帮我去把法尔加叫来?!?br />
    西西亚是一只小葵花凤头鹦鹉,是陶洛士曾经遭受灾难时遇到它的,那时西西亚还是一只刚出生的幼鸟,因为突如其来的雨季,被迫被母亲放弃。如果不是遇到了陶洛士,西西亚估计只能在巢穴中孤独的等待死亡。

    西西亚陪伴陶洛士度过最艰难的时期,后来,他便将西西亚带回了寂静岭,耗费了很大功夫,让它从普通鹦鹉,变为了一只魔物。

    陶洛士唤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

    回头一看,西西亚却并没有待在窗台上。

    在陶洛士那一众黑鸦魔宠中,一身白羽的西西亚,向来是最为显眼的。如今,窗台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黑鸦,西西亚却是消失不见。

    陶洛士皱了皱眉:“刚才西西亚还在这里,怎么转眼就不见了?这家伙,该不会又跑去找塔罗斯聊八卦了吧?”

    西西亚什么都好,但作为一只会说话爱学舌的鹦鹉,它有一点最让陶洛士头疼的事。

    就是爱饶舌!

    整个寂静岭和西西亚最臭味相投的就是塔罗斯,所以一旦西西亚不见,估计就是跑到塔罗斯那儿去了。

    而此时,在寂静岭边缘位置,一只浑身漂亮白羽,头顶着鹅黄色花葵王冠的凤头鹦鹉,停泊在一个巨大的石头上。

    这个石头表面长着一张怪异的人脸,一半睁眼一半闭眼,一半黒眉一半白眉,一半年轻一半苍老,一半嬉笑一半沉谧;就像是一个张扬的年轻人的脸与一个暮年的老头子脸强行拼凑在一起。

    “塔塔罗斯,别装睡了,赶紧醒过来,我这里有一个大新闻!”凤头鹦鹉落下来后,立刻用殷红色的弯喙,啄起了石头。

    “别别别……别啄了,再啄我就秃了!”“你忘了你是个石头吗,你本身就是秃的!”

    先说话的是石头上那老人的面孔,后面说话的则是石头上年轻人的面孔。

    “你居然敢说我是秃子!我……咦,我好像的确是秃子?”“你是蠢货吗?”

    “反正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骂我秃,你也秃。你说我蠢,你也蠢!”“你是要吵架吗,死老头!”

    眼看着它们即将吵起来,凤头鹦鹉赶紧叫停:“塔塔罗斯,别吵了。我是来给你们分享大新闻的,不是来听你们无谓的吵架!”

    “西西亚,向来是我们给你说八卦,你能有什么大新闻?该不会是,欧萝芭和你说了什么吧?”“还有,说了多少遍,我们叫塔罗斯,不叫塔塔罗斯!”

    凤头鹦鹉正是陶洛士的魔宠西西亚,它有些不满的道:“我这是真的大新闻,我刚从主人那里听来的!”

    “噢?”“陶洛士大人那里有什么新闻?”

    西西亚:“难道你们没注意,刚才伊凡巫师回来时,天空幽灵船都破了好几个大洞?”

    “咦,好像真是这样的?!薄拔一箍吹?,船上好像有好多伤员,正因此,我没去过问具体发生了什么?!?br />
    西西亚得意洋洋的道:“所以,这就是我要说的了,大新闻!”

    石头上两张脸,同时用好奇的表情看向西西亚,老脸谄媚,嫩脸恭维。

    塔罗斯的表情十分精准的取悦了西西亚,它昂起头冠,用一字一顿的语言道:“这个大新闻,是关于之前你们最关心的那个人……”

    “我们最关心的人?”“难道是极乐馆的曼茵小姐?”

    西西亚啐了一声:“你是个石头,想什么女人!我说的是安格尔啊,就是你们前几天,还提及的那个安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