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3一定牛 > 科幻灵异 > 我不当鬼帝 > 第279章 隐隐有点兴奋
    就在这时,陈一凡上岸了,右手拖着那具尸骨。

    他这样一下从湖岸边的杂草中冒出头来,倒还真像是“水鬼”,把靠近围观先前那落水女人的村民们吓了一跳,纷纷后退。

    陈一凡拨开杂草,放下手里的尸骨,回头向敖泠鸢看去。

    只见湖水中一双澄澈的龙眼与自己对视。

    “你们先走,我现在不能出来!”敖泠鸢微微摇头。

    她才几百岁,对龙来说,还是刚刚成年的小龙,实力其实在龙族中不算强。

    所以,有一些弊端。

    比如,遇水化龙。

    现在外面雨还在下,就算她出水后变回人形,大雨一落到身上,又要变成龙身。

    陈一凡一怔,看着水下这颗与自己对视的白龙头,也只能微微点了点头。

    真不敢相信,这特喵的,竟然是自己的未婚妻??!

    不管多少次,每每意识到自己的未婚妻竟然是条龙的时候,陈一凡都有一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不过,倒也说不上多排斥,毕竟敖泠鸢是可以变成人的,还是个美女。

    只是,不知道它们这些龙啊、妖啊的,变人是不是随便变?

    那肯定都是俊男美女!

    想到这,陈一凡竟隐隐觉得有点儿兴奋。

    回过神儿来,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变态!

    随后,陈一凡忙将注意力放到处理水鬼一事的善后上来,免得自己胡思乱想。

    ……

    看到后面跳湖的这小子弄具尸骨上来,刚刚躲开的那些村民神色更是古怪,不敢靠近。

    “看什么看?还不过来帮忙,我这可是帮你们?!奔揭蝗捍迕窈闷婀弁?,又躲得远远的,陈一凡不悦道。

    刚刚无视自己就算了,这是什么眼神。

    “把这具尸骨找个地方儿埋了,烧些香火纸钱?!背乱环仓缸攀宥源迕竦?。

    “凭什么?”见他一个“小屁孩儿”上岸就对着自己等人指使起来,有村民不高兴的问道。

    刚刚陈一凡跳下湖,被他们看成是水鬼抓走了,虽然此时又自己上了岸,让村民们很是惊异。

    但他们不会就这样觉得,陈一凡是捉水鬼去了。

    两者根本无法联系起来,一个孩子……一个孩子能做什么?

    顶多是命大,侥幸上来了。

    “凭什么?当然凭被水鬼骚扰的是你们,住在这里的是你们了!你们不办,谁来办这事?”陈一凡有些好笑的回答道。

    此时,先前小金光寺来的“高僧”早已经带着他那两三个高学历的徒弟溜走了。

    陈一凡一提水鬼,原本有些不以为然的村民神色一下肃然了。

    这才从对陈一凡外貌年龄的轻视中,一下回醒过来,就凭这小子现在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还诡异的带着一具尸骨上岸,足以说明这小子不一般。

    “这具尸骨是……”有村民小心翼翼问道。

    “那水鬼的尸骨?!背乱环不卮鸬?。

    “什么?”

    “水鬼的尸骨?”

    “真的假的?竟然是水鬼的尸骨?”

    一听到他的回答,村民们立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声私语。

    “既然是水鬼的尸骨,要不还是烧了的好吧?”不一会,有村民对陈一凡建议道。

    他们已经开始下意识的征询起陈一凡的意见,这个他们眼中的孩子,可是降服水鬼的高人!

    “不可,我说埋了便是埋了,土可克水,不懂吗?”陈一凡一听,反驳道。

    什么土克水,虽然没错,但此时陈一凡纯属胡诌。

    华夏讲究个入土为安,这是流传已久的风俗,不失为一个消除尸骨上附着的怨念的办法。

    而用火烧的,那就不是要消除怨念,而是要彻底毁灭了。

    对僵尸一类,或许会有不错的效果。

    但这是一具几十年水鬼的尸骨,一般的火,根本烧不了。

    “是是是!听您的,小兄弟莫非是哪座道观修行的道长?”

    虽然陈一凡是胡诌,但听在这些原本就文化水平不高的村民耳中,那是相当有道理。

    见他不但完好无损的带着一具尸骨上了岸,还说得头头是道,顿时对他信服起来,对陈一凡年龄的轻视,则是已经完全抛却了。

    又想着,这龙泉湖虽然不大,但就是要在这么个小湖中徒手捞一具尸骨,那也是海底捞针,一个人还只有这么点儿时间,根本不可能!

    可现在陈一凡是捞上来了,他说是水鬼的尸骨,那定然是的。

    “我可不是道士,只是会几招驱邪捉鬼的手段罢了?!背乱环舶谑值?。

    而此时,村民们已经开始着手按照他说的方法处理水鬼的尸骨,不时对他请教几句。

    陈一凡交代清楚,直接叫上黄琰等人离开。

    原本来这里就是为了系统给的任务,为了这一个法术来的,现在法术到手,自然该离开了。

    几人走得匆忙,村民又被陈一凡支使忙活去了,没几个人注意到。

    当有一个村民注意到陈一凡离开的时候,他已经走远了。

    “哎!村长还说给两万法事费呢,怎么悄悄就走了?”

    “大概,这才是真正的高人吧?咱们运气好,定然是小道长云游到此,顺手搭救?!?br />
    “记得五十年前,我年轻的时候上山被毒蛇咬了,就遇到过那么一位老道士,他给我塞了一颗药丸子,我才没被毒死?!?br />
    “后来上山找他,本想报答,可反倒扰得那位道长不厌其烦,第三次去的时候,他便已经搬走了?!?br />
    “没想到,五十年后,世上竟还有此等人,我这一辈子遇到两次,死而无憾??!”一个拄着拐杖,精气神儿不错的老者激动道。

    若不是年事已高,恐怕他都有效仿古人寻仙访道的冲动了。

    只有真正遇到过这样的事的人,才能体会他此刻的兴奋和激动。

    缥缈的仙与道,之所以这么吸引人,不仅在于其代表的长生、仙术,还有那种好行善举,不慕名利,遗世而独立的品格。

    不过,若是让陈一凡知道这老爷子此时心中所想,恐怕会暗道一声,您老人家真是误会了!

    我只是怕麻烦而已。

    而且,缺的也不是这几万块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