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

    看到铁杉那气急败坏的模样,残剑反而更加开心,他就喜欢看到别人愤怒却奈何不了他的模样。

    手中长?;夯喊诙?,指着几个掌教:“铁杉,这几个人你来选,下一个杀谁?”

    “残剑!”

    铁杉嘶吼,浑身颤抖,奋力挣扎,却也只能在那晃动,却根本挣脱不开。

    剑宗三个老祖就站在不远处,有他们在,就算铁杉挣扎开,恐怕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罗生门的弟子被残杀。

    “不用那么大声,我听得到,说吧,选哪个?”

    残剑笑着,犹如恶魔,看着几个掌教脸上的惶恐,他越发开心。

    “放了他们!你要杀就杀我!残剑,你放了他们!”铁杉咬着牙,愤怒不已,眼睛已经变得通红。

    “你是在命令我?”

    残剑微微皱眉,一?;尤ピ俅位魃币幻奚耪平?,那一剑,更是对准了掌教的脑袋,没有一丝留情,直接将他的脑袋给震碎了!

    噗嗤——

    红白之物横飞,看得人触目惊心,周围的弟子,一个个吓得惊慌大叫。

    “??!”

    铁杉痛苦不已,眼睁睁看着罗生门掌教被杀,他却没有丝毫办法。

    他无力,他痛苦,他更是愧疚,枉为罗生门掌门!

    “我最讨厌别人命令我了?!?br />
    残剑故意道,看了铁杉一眼,“你若是求我的话……或许我会考虑一下?!?br />
    “求、求你……”铁杉双眼通红,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求你放了他们……求你放了我罗生门吧……”

    “哈哈哈!”

    残剑放肆大笑,“堂堂排名第三的罗生门啊,原来如此不堪一击?铁杉,你还觉得自己是跟我同一级别的高手么?我看你真的不够格?!?br />
    “我不够格,我比不上你,求你了,残剑,你要杀就杀我,别伤害无辜的人,我求你……”

    “我拒绝?!?br />
    残剑脸色一冷,猛地挥剑,剑气如霜,轰隆崩塌,将剩下的三个掌教,一起击碎!

    “不!”

    铁杉疯狂挣扎着,声音如暴雷,看着几个掌教被杀,整个人都快疯了。

    “残剑!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疯狂大吼着,好似一头野兽,恨不得立刻将残剑给咬死。

    残剑收起了自己剑,放肆大笑,浑然没有将铁杉放在眼里,他扫视一圈,看着数十名幸运下来的弟子,淡淡道:“难道你还想看着这些弟子也死在我手里?”

    铁杉浑身颤抖。

    两行老泪从眼角滑落,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身为掌门,却无法?;ず米约旱牡茏?,连宗门都要被覆灭,眼睁睁看着门人受辱,铁杉此刻只想死……

    “掌门!我等无惧死亡!”

    “罗生门定会重振辉煌!”

    “残剑老儿,你有本事就杀了爷爷!爷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事到如今,谁都知道必死无疑,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剑宗有这样当狗的掌门,才真是丢脸!”

    “残剑,孙子!来杀爷爷我??!”

    几个弟子疯狂大骂,丝毫不在乎,就算要死,那也要在临死之前,狠狠骂一顿!

    “噗嗤——”

    话音刚落,残剑身如残影,瞬间掠了过去,猛地挥起手掌,脸色铁青:“你们这些杂碎,没有资格说我!”

    狂风呼啸,狠狠掀了过去,足足可以将这一群弟子,直接斩杀!

    突然间——

    “苍龙地气!”

    一声爆喝,地面猛地颤动,随之裂开几道巨大的裂缝,可怕的精气从地面冲起,化作一条可怕的长龙,嘶吼着冲向残剑。

    “吼——!”

    地气演化成龙,张开血盆大口,猛地扑了过去,残剑脸色一变,瞬间抽出长剑,狠狠劈了过去,顺势后退十几步。

    “砰!”

    剧烈爆炸,剑气与地气碰撞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残剑脸色铁青,转头看向四周:“什么人!”

    能精确控制这些地气,到底是什么人?

    “看来,让你自断一臂,这个教训还不够啊?!?br />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山门之下,走上来几个人,看到为首的苏寒,残剑那张脸,瞬间扭曲起来,很快便又笑出声音。

    “是你!”

    残剑冷笑,“还以为你只敢龟缩在东山岛,现在竟然还敢出来送死!”

    他长剑指着苏寒,大笑起来:“来的正好,今日我可以杀个痛快!”

    说着,他便要动手,苏寒却丝毫不理会,反倒是身后的宁缺跟黄牙老道二人,化作两道残影,直接冲了出去。

    “残剑,老子来会会你!”

    宁缺低吼一声,大刀猛地一砍,刀气如龙,可怕至极。

    残剑一?;尤?,刀气剑气相击,四散爆炸开。

    “嗯?这是灵器!”

    残剑心中大惊,他手中的长剑,也不过只是道器,里面根本无灵存在,宁缺怎么会有灵器?他不过一个融合四种大道的家伙,竟然能硬扛自己的剑气。

    “不错,孺子可教,手断了,眼睛还没瞎?!?br />
    黄牙老道嘿嘿一笑,袖子里长鞭挥动,啪啪作响,狠狠抽了过去,残剑身形跳动,躲开皮鞭,看着地面被硬生生抽裂开几道裂缝,眸子更是眯了起来。

    “你也有灵器?”

    他不禁有些诧异,转头看去,阿飞几个人冷哼了一声,他们的灵器还没好,不然今天,真可以狠狠教训残剑。

    “救人?!?br />
    苏寒丝毫不理会残剑,手指一弹,便将绳索切断,让铁杉掉了下来,玄气指一点,解开铁杉的禁锢:“铁掌门可有事?”

    “多谢!”

    铁杉拱手道,“我没事,只是我罗生门……”

    他脸上的杀气越发沸腾起来,转头死死盯着残剑,“残剑,我要你血债血还!”

    感受到身体里的玄气不管复苏,铁杉已经按耐不住那澎湃的杀气,嘶吼一声,便直接冲了过去,而阿飞等人,同样没有什么犹豫,几个人围攻残剑,狠狠教训他!

    “咻!咻!咻!”

    残剑接连挥动剑气,与众人激战,大笑起来:“不自量力,就凭你们,也想杀我?今日是你们自己来送死,怪不得我!老祖!”

    他一声大吼,三道影子瞬间出现,如三柄利剑出鞘,直接朝着众人袭杀而去。

    “我让你们过去了么?”

    突然间,苏寒冷笑一声,双手一抓,那地气再度化龙,一道龙吟,响彻天际,“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阵之道!”

    ps:这几天婚礼,更新有少的,十二月都补回来,十二月努力多写点,回报大家,谢谢理解!

    

(本章完)